方圆君

像小朋友一样

白首齐眉

(贴吧的文搬过来的)

    “头牌小姐姐,这大冬天的晚上独自回家好么?”熟悉的声音在天依耳边响起,正在卸妆的天依抬起头,果然看到了那个杀千刀的司令把下巴搭在自己肩上。

    “老总,这里不让外人进的。”

    虽然乐正绫也不算什么外人,但此时的天依就是想气一下眼前的臭呆毛。几个月前居然一声不吭的跟着龙牙哥去北伐了,期间一封信都不回,害得洛天依每天提心吊胆,包子都少吃了好几个。

    “什么嘛,我这不是一回来就来找你了?军装都来不及换下呢——”

    洛天依回过头,果然看见臭呆毛穿着补过丁又被烟熏黑的军服,神情有些憔悴的看着自己。洛天依楞愣的看着军服,一瞬间对乐正绫北伐的后怕、自己提心吊胆的委屈全涌上了心头。等洛天依回过神来,第一滴泪水已经落到地面上了。接着是稀里哗啦的阵雨。

    乐正绫倒也不见得很惊讶,平静的把天依揽进怀里,一手抚着她的背,一边轻声的安慰着她:“天依别哭啦、阿绫大坏蛋,不值得天依哭;别哭了、回头我给你买好多好多吃的——”

    又断断续续的哭了好一阵子,这才止住了阵雨。于是洛天依挽过臭呆毛的手臂,安心的把头靠在对方的肩上,在老板的恭送下离开了舞厅。这时外头已经下起了绵绵细细的雪,两人一边踩着细雪,一边聊着最近的琐事。直到走到了一处广场,乐正绫仿佛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问天依:

    “天依你在舞厅这么久了,有跳过舞么?”乐正绫说的跳舞是当时流行的交际舞。

    “我要是和其他人跳舞了你能让他活么?再说,跳舞有什么好玩的,看起来就像拉着身体摇摇晃晃。”

    “嘻嘻,那咱俩干脆来跳一段吧,我在美国留学的时候也学过一点。我教你,很好玩哒。”

    “……好啊。”面对乐正绫突兀又莫名其妙的邀请,洛天依居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于是乐正绫连忙放下了手上撑着的伞,“嗯……不绅士的枪套也先放下……”看来乐正绫已经兴奋得喃喃自语了,又替天依把包包放到一旁,这才学着绅士一般的姿态向洛天依伸出了手,微笑着的说到:“请。”

    这时的洛天依居然有些羞涩了,缓慢的伸出了手,让乐正绫轻盈的握住它,再伸一只手臂去揽住天依的腰,两人的距离顿时缩短了,这下洛天依意外的更加羞涩了。正想着要不要反悔,只听见乐正绫轻声的对她耳边说到:“放松,就是这样,晃着身子,跟着我的步伐就好。一二三、一二三、天依做的很好哦——”

    听着乐正绫的指导,洛天依慢慢习惯了,也就不羞涩了,试着放开胆子舞动了起来。不一会儿,洛天依听见乐正绫正轻声的唱着她不认识的洋曲子,俩人就这样一边听着洋曲子,一边随着对方旋律和步伐,在初冬的广场中央跳不怎么样的交际舞。

      “你挽在我的双臂里,我们在黑暗中共舞着;裸着脚踏步在青草中,听着我们最喜欢的歌曲;当你说你看起来像一团糟,在鼻息的掩饰之下我悄然的说出;我大概不值得这一切,但,亲爱的,今晚的你看起来完美无瑕——”

    “阿绫……”

    “嗯?” 

    “外国人不打仗的时候都会做这种事吗?”

    “嗯……是啊,差不多吧,还有些别的——”

    “怎么样啊?”

    “嗯——早上起来他们会享用早餐,很棒,很棒的早餐;然后读些报纸,去工作、然后结婚、生孩子,一起变老……大概吧。”乐正绫说着,声音也越来越小。

    “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洛天依的声音也变得很小,有点像喃喃自语。

    “我也……不知道耶。”乐正绫注视着天依的眼睛,用更小的声音说到。

    两人就这样摇晃着身子又对视了好一阵子,这时乐正绫突然俯下身来,吻上天依的嘴唇。难得的纠缠上了一阵子,直到两方都快没了气息才被放开来,洛天依微微的喘了口气,又回想起刚刚的对话,这才发现,周围不怎么亮的灯光和景物的轮廓早已朦朦胧胧的混到一起看不清楚了;但乐正绫的样子却格外分明,并流露着一种很宠溺而安然的笑颜注视着自己,大概就是文人说的那种“幸福的样子”。洛天依突然有些不敢与这样的她对视,连忙移开视线,这又发现,乐正绫的头上和眉毛上积累了不少细雪,不细看还真有点像满头银丝呢。

    两人又跳了好一阵子,直到乐正绫有些失笑的开口说:“头牌小姐姐,我都快唱哑啦,您要停下咯嘛?”洛天依这才注意到两人居然跳了那么久的舞。于是俩人停下来,互相替对方拍掉了头上和眉毛的细雪,这才恢复到刚刚洛天依挽着乐正绫的手臂的样子,一起回家去了。

    印象中记忆就到这里。

    啪塔,洛天依把相册盖上,回想着刚刚黑白照片中神情严肃的乐正绫穿着咔叽军装乐的样子,却是想不起任何和她从军有关的记忆。唯一清晰的,便是那天突如其来的广场夜舞。宽敞而黯淡的广场、笨拙的华尔兹、她唱得很好听的洋曲儿、还有挂满她眉毛和发丝的细雪……

    那一天所有的所有,不知是老天爷不小心安排出来的偶然;还是已知天命的臭呆毛兀自安排好的呢……

    风雪吹满头,也算共白首了。



注释1.关于歌词:

歌词截取自Ed Sheeran的专辑《Divide(除)》中的《Perfect(完美无瑕)》(与原歌词有出入的地方是阿绫擅自改动的)

 注释2. 歌词下面洛天依和乐正绫的那段对话取自《Wonder Woman: Origin》中军人斯蒂夫和神奇女侠在广场跳舞庆祝时的对话。




    当乐正绫第不知第几次痴迷的看着门外扫地的小婢女时,一块红色的心形凭空弹了出来,飘落到乐正绫的茶几上,把乐正绫吓坏了。

    “哇啊————!”小婢女应声放下扫把,连忙探头进屋里问到:“阿绫怎么了?”一股不知名的意识突然主宰了乐正绫的行动,她粗暴的抓住那块心形,转动胳膊把那东西连同自己的手臂收到身后,再故作镇定的回答:“没、没啥。”又压低了声音再问:“你有看到啥没?”

    “看什么啊?”

    “那……那没事了。”

    “哦,阿绫有事叫我哦。我先去忙啦。”说完又接着扫地了。

    乐正绫楞了一下,才点点头。

—————————————————————————————————————

    “……啥?”

    事后乐正绫等像拎着虫子一般的用指尖捏住那块心形去找老哥问个明白,却得到如下的说法:乐正氏代代都有这样奇怪的隐疾,每当子孙中对别人有爱慕之心时,便会有红色的心形自不知名的地方蹦出,使得乐正氏的子孙在心上人面前永远藏不住自己的心意。据说这是因为乐正氏的祖先曾得罪了洛女神,而被洛女神下了这样的咒。而那些心形是好像棉花一样的柔软物,没什么伤害力哒,而你迟早会习惯的。

    乐正绫坐在刚刚的茶几上用见鬼一样的眼神盯着那玩意……什么鬼?首先,这样的信息已经完全超越了乐正绫的认知范围。什么叫蹦出来的心形?啊——这玩意该怎么着?收起了还是丢掉?……还有,照老哥的说法,这玩意会蹦出来……是因为自己对刚刚盯着的那个小婢女有爱慕之心?嗯——不会的,不会的,会不会是自己爱慕的是她手上拿着的扫把呢……或者是她扫着的走廊也有可能嘛!

    好吧,再试一次。乐正绫闭上眼,让脑袋自然浮现刚刚的婢女:名字出自洛水女神,唤做“洛天依”、有着一双好看的碧绿的眼睛、灰色短发、总是绑着八字髻、拿到包子就乐呵呵的;喜欢屁颠屁颠的跟在自己身后,侍候了自己好久好久的小婢女;想象一下她此时正笑眯眯拿着包子,甜甜的唤着自己小名。顺便一提,她的大脑很老实的略过了对扫把和走廊的测试。

    睁开眼,又一块心形“扑”的落到了自己大腿。乐正绫吓得从椅子上跳了出来,不过这次没有尖叫了,她可不想又惹得那个谁进来窥探。“嘶——”乐正绫眯着眼盯着因为刚刚的举动落到地上的心形,摆出了一个鬼脸。乐正绫正苦恼着拿这玩意怎么办时,房门突然发出“咯咯咯”的笑声来。

    乐正绫一阵诧异,哦,是敲门声。先把心形藏到柜子里吧,乐正绫打开柜子,看着里面另一块心形,叹口气,又扔进一颗。这才打开门,竟然是触发这一切的主人公敲她的房门。

    “呃啊——怎么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着天依,乐正绫就是一阵心慌。
     “阿绫答应过今天带我上集市的!”洛天依有些气鼓鼓的看着自己说到,“莫不是忘了吧?”

    “哦——”该死!自己都忘了这事,当初答应她的时候都还没这怪病缠身啊!要是和她逛着集市时又蹦一颗心形出来,自己要怎么解释啊?!那可比摊着春宫图在桌上的时候刚巧母亲开门进来还要难解释啊!虽然乐正绫没这么做过就是了。嗯……眼下先试试推掉这事吧——

    “小姐要,是真忘了就,算了吧。我去忙,了。”她突然这样说了,声音有点颤抖,断句乱七八糟,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天依生疏的叫自己“小姐”。种种迹象表明,天依生气了?乐正绫还愣着不知该怎么样时,天依转过身去准备离开了。乐正绫一下反应过来了,伸手一把抓住天依的手腕,天依惊得抬头看着自己,定睛一看,哎呀,天依的眼眶里正打转着泪,一片通红从双颊蔓延到耳尖,居然都快哭了?

    “不就是不去集市……怎么都哭了呀?”

    “可每个月里只有今天才卖烧肉包啊……”洛天依的眼泪还是忍不住了,扑簌扑簌的往下掉。乐正绫见状,连忙抬手胡乱的抹去她的眼泪,都忘了这女孩嗜吃如命呢。好吧,乐正绫还是于心不忍的。呸,什么烂病,大不了手脚快些把那些心形藏起来就是了。

    “没忘呢,这咱们、这就去!”

    “当真?”洛天依听到转机,双眼马上亮起来,眼泪也顿住了。

    “嗯。”看见洛天依展露出笑容的那一刻,又一颗心形蹦出来了。以乐正绫的后脑勺为起点,直直的落到了地上。刚好是洛天依视线的死角。当乐正绫听到“扑”的一声,吓得背部直冒冷汗。后来天依在集市上说,阿绫突然有一瞬间笑容僵住,脸色刷白,她还以为乐正绫看见自己身后有鬼呢。

    “阿绫阿绫——你看这个!”好不容易到了集市的天依心情亢奋,看见什么新奇的就攥着阿绫的袖子拉她一并过去看看。可乐正绫没办法像天依那么轻松,她得时刻注意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蹦出来心形。

    直到天依一而再的叫着自己,乐正绫才回过神来。“阿绫、阿绫——我戴这个好看吗?”只见眼前的人儿的样子比平时更大,大概离得自己很近。头上斜插着一支木钗,木钗的尾端雕刻成桂花和叶子的形状,还吊着一串木珠和一段流苏。天依问你话呢……可眼下的乐正绫唯一的感想是,天依闻着很香呢——乐正绫楞愣的看上好一阵子,呆呆的说:“……好看。”

    “好耶,老板,那这个我要了。”天依转头去付钱,乐正绫则是眼明手快的把刚刚在胸前蹦出来的红心形熟练粗暴的一抓,迅速的塞进袖子里。并在天依转身回来的时候努力摆出若无其事的表情。顺便一提,袖子里已经有三个红心了。

    终于回到家了,今天洛天依很开心呢,刚刚在集市上乐正绫给她买了好多好多包子、还有刚刚新买的木钗还别在头上呢。至于乐正绫,当她疲惫不堪的回到房里把袖子里的心形一个一个掏出了的时候,居然有八个那么多。

    心形蹦出来的数量居然一天比一天多。有时在走廊上和天依擦肩而过一颗心形就无端端的蹦出来了。或者洛天依陪着自己读书时,乐正绫得故意骗她转过头去看天上飞过的包子,再雷厉风行的把刚刚蹦出来的所有心形塞到桌子底下。哪怕洛天依不在身边,只要一想到她,心形又会蹦出来了;以至于工作上的同事言和频频尖叫:“那啥啊——!”

    房间里到处摆着箱子,有一些箱子还得塞到老哥那里。里面装的,全是乐正绫对洛天依的爱慕之心。就连老哥也忍不住吐槽了:“乐正氏的前人里也没有这么多的啊,妹妹你是爱的有多深沉——”惹得乐正绫一个拳头就给招呼下去了。

    又是忙了一天的晚上,乐正绫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突然有些气起天依起来。害得自己那么惨的,不就是她?乐正绫试着生气起天依,可是心形还是很老实的一个接一个的蹦出来,再“扑通扑通”的落到床上。乐正绫真气着了,腾的从床上跳起来出门去拿了扫把,“啪沙啪沙”的把床上的心形扫下来,她决定要拿这些怪玩意去烧!看他们还敢不敢乱蹦!说来奇怪,乐正绫越是扫,心形越是蹦的厉害。如果那个时代有爆米花的话,大概就是那种视觉感受。

    老天爷可不管乐正绫扫够了没,时间到了,就放太阳出来了。天亮了。用尽力气的乐正绫正了无生气的趴在快要把地板淹过去的心形堆之中。而扫把则是摆出一幅无所谓的样子静静的躺在地上。另一厢,洛天依梳洗好了,准备如常的叫醒自家小姐时,敲了敲门,却没有得到阿绫如常精神的回应;房里反而隐隐约约的传来低沉的呻吟声。洛天依不禁吓了一跳,担心阿绫是不是病了,于是说了一句“打扰了”就擅自打开门了。

    “哇啊——!”洛天依的叫声简直和乐正绫第一次怪病发作时一模一样。听到声音的乐正绫顶着浑浑噩噩的脑袋抬起头来,唔、是天依?!她怎么——完了被发现了。乐正绫摊动着身子的模样大概是吸引了天依的注意,只见她抬着腿,在心形堆中艰难的移动,过来扶起了自己。怎么解释啊——乐正绫的心里还在哀嚎着,她顺着意识抬头看向天依,对方却居然,在笑?!

    洛天依先是把乐正绫安放会床上,再笑嘻嘻的看着她,乐正绫有些懵,只好也傻傻的看着洛天依。这时,又一颗心形在天依身旁蹦出来了。“呜啊——”不知如何是好的乐正绫干脆捂着脸哀嚎算了。“阿绫——”甜甜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放开手,看着天依——以及不知什么时候她手上拿着的一颗蓝色心形。

    “这是我的,用来和你交换红色心形好吗?”


(已用star-stack更换)

观星者。

本来是给天依生贺的,不过鸽太太太太太久了,抱歉:P

我喜欢看他们三个一起玩。

小灰毛和红狐狸。

灵感来自LKILAI在DeviantArt上的chibi Assasin's Creed